本文作者:女性创业网站

中南海保镖退伍后的网络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网站 2022-02-07 13:35
你看,这是我和夫人的合影。我们关系很好的。赖劲宇一边说着,一边用iPhone 5S展示他与一位已故领导人遗孀的照片,语调平静又不乏得意。   这位1982年生人的四川汉子中等身材,长相普通。他如今的身份是酒类垂直电商中酒网创始人、董事长,但在此之前,他的履历足以让绝大多数80后艳羡:17岁时,赖劲宇被选拔进入中央警卫团,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中南海保镖。   当时全省只招三十个人,而这三十个人也不是个个都能进入中南海,为首长服务。赖劲宇说。作为幸运儿,他在接下来几年中担任多位领导人的保镖,直至退伍转业。   这一年是2005年,即将脱下军装的赖劲宇面临多个选择:回家考取公务员,或是进入警察系统。但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留在北京,当一名北漂。   与所有草根故事的开头一样,在最开始的几个月里,赖劲宇白天四处面试找工作,晚上则挤在合租的地下室中。他最终找到了一份卖楼的工作,从最底层的销售干起,老板则是彼时尚未出事的商界大佬黄光裕。   根据其他媒体记载,初出茅庐的赖劲宇迅速成为销售冠军,博得了管理层的赏识,从此顺风顺水。而赖劲宇自己回忆,2005至2010年是国内房地产急剧升温的时间段,卖房子并不是一件难事,拼的就是体能。   对于这段打工经历,赖劲宇并不愿意多谈,仅透露5年赚了1000万。到了2010年8月,28岁的赖劲宇离职,用攒下的第一桶金办一家自己的公司。   赖劲宇生于宜宾,家族中多人从事与酒有关的生意。于是,他决定做酒类代理,向商场超市供货,主打产品则是宜宾当地名酒五粮液。不料,现实很快给他浇了一盆凉水。   第一次创业蛮失败的,被传统渠道欺压,尤其是商超,吃了很多亏,赔了很多钱。赖劲宇回忆道,商超根本没想过把产品卖好了赚利差,而是以各种费用为盈利,不包销售额,还要收取进场费、促销费等各种费用。   年初,精疲力竭的赖劲宇决定关门歇业。这次失败的创业让他损失了500万元,却也让他有了一个新的灵感:把卖酒这门生意搬到线上,彻底摆脱商超等渠道的掣肘。   O2O   彼时,酒类电商已非创业处女地,酒仙网、也买酒等网站正在快速抢占市场。迟到的赖劲宇希望通过时髦的O2O概念找到突破口,不仅要减少中间渠道,还要打通线上线下。   从年4月起,赖劲宇在北京陆续开了10家酒类零售店面,摸索怎么配送和盈利。到了年10月,中酒网正式上线,并发布手机应用。   按照他的设想,消费者在网上买酒,线下的连锁店完成配送和付款。连锁店除了完成最后一公里物流服务外,还具备品牌和产品展示的功能,以打消用户对于产品真伪的顾虑。   这些连锁店的成本并不高:它的面积不大,普遍在100平方米左右;区位并不显眼,常常是社区底商,月租金平均8000到1万元。每个连锁店可辐射3到5公里半径的区域。   之所以对场所要求不高,与酒类消费的集中性特点有很大关系。赖劲宇的经验是,最畅销的酒约有100款,其中包括约三十款五粮液、茅台之类的常规白酒,二三十款进口葡萄酒、气泡酒,以及约三十款地方酒,比如北京的牛栏山、红星二锅头等。   这意味着,连锁店只需要备足这100款货品即可满足快速送货的需求,其他的冷门商品则由快递寄给用户。截至目前,中酒网已经开设了300多家连锁店,大都位于华北和华中。赖劲宇称,这种模式能够拉低物流成本:快递平均每单15块,现在可以缩减三分之二。   在传统酒类经销体系中,厂商批发给一级经销商,后者再卖给二级分销商。二级分销商向超市、饭店和烟酒店等供货,并由后者卖给消费者。每次转手,都会加价20%;到了最终零售环节,加价常常在100%以上,有时甚至高达300%。   赖劲宇称,中酒网自身拥有多个品牌的一级经销权。它以较低的价格向二级分销商供货,同时限定最终的零售价格。目前,该网站的300多家连锁店中,大部分都是不同地区的传统经销商加盟而来。   每家加盟商需要从我这里购买1000万元的酒。赖劲宇说。另一方面,厂家销量返点也是中酒网的重要收入来源。综合计算,该网站能够实现10%的净利润率。  一万家店面   年的最后三个月,中酒网的销售额约为4亿元。其中,来自中酒网自身(B2C)板块的销售额约为一个多亿,来自京东、天猫、一号店等第三方电商平台(B2B2C)板块的约为两个多亿,来自手机端的约为五六千万。   赖劲宇今年设定的计划是20亿元,其中15亿元来自手机端。虽然目前来自官网和第三方平台的销售额占了绝大部分,但在他看来,这种玩法的成本太高,未来还是要把着眼点放在移动互联网。   去年我们做了4个多亿,其实是亏损的。平台要扣点,物流也是成本,还有二次包装的费用。赖劲宇说。此外,中酒网在PC平台上获取用户的成本高达每人10元,显然不可持续。   他决定押宝移动端:在京东、天猫等平台上,流量很重要;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应用安装量更重要。中酒网目前与三大运营商均有合作,进行应用预装,并入驻了91助手、百度手机助手等第三方应用商店。   截至目前,中酒网的活跃用户约为两三百万。赖劲宇预计,用户获取成本未来有望降到每人1元。但他构想的方案却让人捏了一把汗,数据估算几乎可以用简单粗暴来形容。   我把中国划分为340个地区,加上30多个省会城市,共370个地区。,每个区域找一个加盟商,帮我在当地开设30家零售店。这样就是1万家店。这就是赖劲宇的万店计划,他打算在2016年实现这一目标。   赖劲宇称,这些加盟商此前都是传统的二级批发商,拥有现成的渠道。每家零售店有5个员工,每人开发20个应用用户,很简单。每家店就是100个用户。他说。   虽然构想宏大,但军人出身的赖劲宇似乎并不擅长数学运算,于是在采访中常常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按照万店计划,中酒网将直接新增100万的手机应用用户。但在几分钟后,赖劲宇又表示要在1年办内朝着1万家店和1亿用户迈进,服务5亿酒民。   在被问及如何把一款电商应用做到如此庞大的数量级时,赖劲宇没有正面回应,反而强调已经有许多亿级用户量的应用,比如淘宝、微信之类。   这种天马行空的表达方式让人不由得想起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那批最早的、没有受到过太多商业训练的草根企业家;年轻的赖劲宇似乎和前辈们一样喜欢宏大叙事,喜欢按照感觉设定企业运作目标。  贴身肉搏   与此同时,中酒网的竞争对手正在觉醒并迅速赶上。   国内最大的酒类垂直电商酒仙网曾经对线上线下结合的O2O模式不屑一顾。该公司创始人郝鸿峰去年曾论断酒类O2O是个伪命题,认为线下店面的租金和人力成本是在走回头路。   但到了2014年3月,酒仙网改弦更张,开始拥抱O2O的理念。它推出了手机应用酒快到,宣称9分钟送达,比中酒网的1小时送达更快。   除此之外,部分酒厂也在尝试自行玩转O2O。茅台今年成立了国酒茅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旗下产品,并把酒仙网等电商平台排除在销售渠道之外。这一战略部分切断了上游货源,可谓直击垂直电商的命门。   面对新老对手的贴身肉搏,中酒网掌门人赖劲宇并不感到担心。他设想的应对之策是召开加盟商大会,迅速收编全国各地的二级经销商,建立零售店网点。   另一方面,赖劲宇的底气来自于深厚的人脉关系。除了担任中南海保镖期间积累的人脉资源外,他的一位亲属是国内最大酒类渠道商银基集团的创始人。去年11月,银基集团宣布战略投资中酒网,占股30%。   对于酒仙网这一最大敌人,赖劲宇直接挖来了该网站总经理王豪,出任销售副总裁。他的公司计划在2015年底登陆纳斯达克,销售额届时做到40到50亿元,净利润则有3到4亿元,完全具备IPO资质。他甚至已经聘请了国外银行券商,担任上市的辅导机构。   在年底和2014年初,中酒网先后完成了天使轮和A轮融资。赖劲宇透露,该公司B轮融资的规模将达到2亿美元,估值则为人民币30亿元。双方已经签订了投资意向,据称投资方是一家曾经投资京东和小米的著名机构。   不差钱的赖劲宇迫不及待地开始享受生活。他在北京的望京SOHO买下了整整一层楼,作为公司新的办公地址;还为包括自己在内的数位高管每人配备了一辆宾利轿车。在被问及如此高消费能否获得董事会批准时,赖劲宇笑道,都是我说了算。   作为一名前中南海保镖,赖劲宇具备其他创业者所没有的心态和优势,这或许是他挥斥方遒、不拘小节的原因之一。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在采访的最后,当他的手机弹出习近平出访拉美各国的新闻时,赖劲宇兴奋地点击打开,指着习身后的一名男子说:看,这是我师兄。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文章来源:女性创业网站【http://www.qgtyn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