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女性创业网站

徐峥拍《泰囧》背后的故事:王长田赌赢了8亿元

女性创业网站 2021-09-24 06:04
文/本刊记者 张兆慧 王长田必定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因为连他自己都承认,《泰囧》成功给他带来的感受,甚而比去年光线上市来得更强烈。 或许很难精确描绘王长田和徐峥此刻的心情,但两人状态的抽离显而易见。徐峥的咳嗽持续几个月不见好,即便面对摄像机,他仍不时抬头面无表情望向天花板,恨不得要靠几分钟爆发一次的剧烈咳嗽把意识拉回来。平日里面对记者谈笑风生的光线创始人王长田也间或拿起手机,发发短信走走神。 十亿票房预期,使《泰囧》成为商业上最成功的华语电影,记者们也蜂拥而至。等到它过了五(亿票房),六七这两天冲到八的时候,这电影已经不属于我了。它变成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这是徐峥的原话。 半个多月前,年12月12日夜里,他们恐怕没法如现在这样反应。那夜,从七八点开始,王长田在办公室写了一晚上的书法,焦虑得不停发微博等票房数字。此前有电影公司的人跟我说能到四亿,那会儿我也不敢想。王长田回忆。 营销?可是《泰囧》真没什么特别的营销啊!跟光线最初联系的时候,他们负责宣传的姑娘在电话里冲我说。我真不信。此后我找到了同样做电影营销的某圈内人,问他们这到底怎么回事,又到底是为什么。人家也冲我说:其实真没特别营销。 然而一切都还是有迹可循的。在一年多以前的某天,徐峥在王长田办公室手舞足蹈地给王讲故事,时而站起时而坐着,扮演所有人的角色给面前的金主看。凭借这些年演舞台剧的经验,他最擅长的就是跟观众直接沟通。没有剧本,一个文字都没有。 圈内人对徐峥其人的评价是:徐峥是大陆这些年难得一见的有商业意识,并且对营销有明确想法的导演,这种人极少。我记得有天我跟两个青年导演说,当时他们在说我电影这样我电影那样,当时我说你们是不是应该去电影院售票处旁边待会儿看一看?姑娘挽着男朋友的手说:‘哇我要看这个你给我买那爆米花!’徐峥说道,我在做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就想做一个类型明确的简单的电影。 然而,在王长田办公室发生的一幕此前已经发生过很多次,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金主面前。王长田是仅有的敢大胆又干脆地为这一幕付费的人。徐峥从来没有搞过电影,给我讲20分钟故事,要2500万,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这是王此前在某论坛上的回忆。 制作投入不超过3000万,主演片酬和营销费用全部加一块不超过6000万,《泰囧》的成本在王长田看来恰好是圈内人一直不看好的高不成低不就的类型。幸好他不信这一套。而徐峥确实给王带来了持续惊喜。 初剪片子的时候,比如三个半小时到两个半小时,到118分钟到一百零几分钟,这个过程中徐峥有很多选择,其中一种就是继续强化笑料。但他留出了很多安静的空间,为了让你沉下来,回味一下,想一想我人生的路,这一次的旅程要怎么走。王长田说,他是有想法的导演,要抛弃自己费了很多劲搞的笑料,这是需要决心的。 徐峥的制作兴奋一直延续到营销阶段。电影上映前两个月,泰囧的营销开始全面发起。相对于当下某些影片从开拍前就开始着手营销而言,这个时间已经不算早。不停地有各种想法往脑子里钻的徐峥开始越发频繁地跟光线联系,想各种招数刺激观众的兴趣。 这个片子是有史以来我们主动发起的最广泛的营销。在360上,支付宝上,全国各地电视台的民生新闻上,我们都在做,这些别人都不会做。我们目的就是提高家庭观众,尤其中老年观众的关注度,因为他们有可能会成为这个片子的观众。包括国美电器城,还有我们自己的系统,地铁、公交、机场、药店、医院、大学校园、火车、飞机……都在做我们的宣传。物料做得特别丰富,总共加起来三十多张海报,好几款预告片,那么多病毒视频。微博上不断提炼新概念,不停地搞新的小活动,发起各种小话题。王长田讲道,徐峥是全程参与的,很多想法就是他提出来的。 承接《少年Pi的奇幻漂流》和《1942》的档期,让观众从高深和苦难中摆脱出来,满足娱乐和放松的需求,年12月12日上映的时间点,堪称《泰囧》成功案例里再难复制的天时地利。 《泰囧》档期最初定在12月21日,那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营销团队最初的口号是与其在家等死,不如看《泰囧》笑死。《泰囧》与《1942》完全不同的风格,让王长田认为临时换档期值得一搏:这需要勇气,大家都知道《1942》是大片,投资是我们十倍以上,要弄不好就是鸡蛋碰石头。 决定改档期之后,王长田在微博上接连发了两条消息。一条内容是:你们留下继续挤,兄弟我先走一步!而另一条是:那些一直按过去标准做事的电影人,迟早会栽个大跟头,不管他们过去多成功过。因为观众和合作伙伴的标准已经变了。但愿眼前的贺岁档能让他们再次意识到这一点。 档期出现的局面,我觉得不应该是我们一家公司看到的,是其他公司也能看到的。只不过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做调整。王长田说,大家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决心问题。为什么不挪,为什么非要一块死? 光线独有的资源优势也显现出来。在业内,光线传媒在电影发行上的独到做法是:在各大城市设置发行人。以往通过电影公司发行,别管多大的电影公司,发行公司都只有十来个人,他们跟院线打交道。你根本不知道影院怎么排片,什么时候播?十几年来一直是这样的。我们就在全国70个票房最高的城市,每一个城市都安排发行人,每个影院都有。这个系统建立以后,他们发现我们这个系统可以提升30%的票房,但是仍然没有这么做,说我们劳民伤财,没有什么意义,多宣传就完了。他们不明白我们在当地干什么,我们可以和当地媒体合作。王长田说。 电影上映后,依赖各个城市当地发行人协调当地影院和媒体的资源,效率颇高:别人去一个城市都人生地不熟的,我们的人都驻在那里。这个营销的系统,别人真的没办法相比。 王长田坦言,电影制作公司的角色和发行公司的角色相比,他更愿意自己承担好一个发行公司的角色。发行公司的判断是连着好几头的,需要判断其他发行公司的片子,院线的态度,观众的态度,演员的号召力,导演的号召力,成本问题。 无论如何,从影6年,光线传媒终于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做了十三四年的公司,这个时候却变成了我最风光的时候。王长田玩笑道。 根据光线传媒的公告,至12月23日晚,《泰囧》的票房收入已达到约6.9亿元,预计给公司带来票房分账收入约2.62亿元。而最新数据,至12月27日凌晨,《泰囧》票房收入已过8亿元,由此推断,光线传媒的分账获利将突破3亿元。而自《泰囧》上映以来,光线传媒流通市值更是增幅超过5亿元。 徐峥能从《泰囧》分多少钱?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文章来源:女性创业网站【http://www.qgtyn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