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女性创业网站

企微整合,钉钉进化,飞书抢占toB下半场

女性创业网站 2022-04-13 13:31

  项目招商找女性创业网站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2022年后,“降本增效”重新成为企业决策者们口中的热词。

无论是经济大环境的波动起伏,还是疫情的频繁反扑,在内外环境的影响之下,从互联网巨头,再到实体行业,均面临巨大挑战。

不过,这并不能阻碍身处其中的各路大厂。随着“降本增效”的风潮愈演愈烈,他们围绕着协同办公准备讲述新的故事。

腾讯将腾讯会议、腾讯文档整合入企业微信,以此强化其协同办公属性的缺失,并开始加快踏上商业化路径;阿里则进一步推动“云钉一体化”进程,背靠阿里云带来的技术优势,钉钉明确了PaaS平台定位,在3月22日的2022年发布会上,正式对外发布了商业化产品。

作为国内协同办公赛道三巨头中的一员,飞书也在经历着不断地迭代转型。先是2021年底,字节跳动重组公司组织架构,飞书成为了单独的六大板块之一;尔后,在4.0版本中,招聘、绩效、合同等功能也被一并整合到飞书之中,由协同工具成长为企业管理平台。

很显然,上述动作,或许也预示着飞书在商业化上的新变化。

字节管理文化的“集大成者”

作为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后起之秀”,字节跳动有着非常庞大的业务架构,但其实也给管理层如何做好内部管理带来了挑战。

张一鸣早在2016年就公开表达过自己对于大公司管理的看法,“随着公司成长,业务越来越复杂,在扩大人员规模的同时人才队伍不可避免地会被稀释。”

这意味着,如何保证在规模持续扩大后的工作协作,成为字节跳动所无法忽视的问题。为了满足自身需求,字节跳动决定开发一款协同办公工具——飞书。

在2020年的飞书“π发布会”上,曾对飞书的发展历程有过回顾。直到2020年2月24日,飞书一改此前主打中大型市场的收费策略,宣布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不限时长与规模。也正是从这一刻起,飞书正式站在了钉钉、企业微信的同一跑道,以免费的方式抢占市场份额。

到了2021年底,飞书则进一步向着钉钉、企业微信靠拢。字节跳动在2021年11月份对组织结构进行大规模调整,就连今日头条、西瓜视频都被整合并入抖音板块下,飞书却能够单独划分为单独的业务板块,通过这些动作也能看出字节跳动对协同办公市场的决心。

本质上说,协同办公软件不可避免地具备咨询属性,因为企业决策者采用这类企业级软件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引入效率更高的企业管理模式,进而提高运营效率。

犹如当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信奉IBM的先进管理模式,引进了全套企业管理软件进入华为,在华为一路高歌的途中,先进的管理模式是必不可少的功臣。如今,字节跳动作为中国增长最为迅速的大厂,想必它的管理模式对于其他的后起之秀们来说,同样具有吸引力。

字节跳动的扁平化组织,成就了这家新一代互联网行业的黑马,也让众多创业者、企业管理者希望能够学习并引入进自己公司的管理体系之中。至少在他们眼中,诞生于字节跳动内部的飞书对帮助“接轨”字节先进管理体系增加了不小的可能性。

一条道路上的“双岔口”

本质上来说,飞书是字节跳动企业内部管理需求中迭代出来的产品,是字节跳动企业管理中的OKR工作方法和制度的结合体。

飞书的出现反映了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这批新兴企业在管理逻辑上的改变,飞书通过强化重协作、轻管理,这能最大程度地激发员工的个人创造力。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飞书诞生于字节跳动内部管理系统,因此其本身更适合于字节跳动的内部管理体系和需求。

相比之下,钉钉或许更接地气。

作为由阿里巴巴出品、专为企业组织打造的智能移动办公平台,钉钉的阿里系特色明显。钉钉内部基本贯彻着阿里系“强管理,高效执行”的团队理念。因此,钉钉更强调管理,所提供的是一种贯通上下的管理体系。钉钉通过组织作为切入点,更适合中心化、强执行的团队。

而实际上相较于字节跳动那种上下级关系更为平等、开放的管理体系,国内大部分企业更为传统,上下级分明,且基本是以老板为中心。也正是通过精准地把握住国内大部分企业的需求,钉钉靠着服务老板、管理层,快速累积了一批中心化组织的用户,并最终形成如今的规模。

两者之间会有如此大的区别,与其诞生的经历有着密切联系。

钉钉专注地签到、已读、考勤机等“强管控”功能是基于阿里多年服务各类中小企业积累下来的经验;而飞书诞生于字节内部,本质上是服务于字节跳动的内部协作平台,因此传统企业想要引入飞书改造协作管理体系,需要面临较高的迁移成本。

这并不能完全否定飞书本身所具有的“先进性”。

从底层逻辑来说,通过根据文件的上下传动来完成各级之间的沟通与交流,这意味着飞书的操作逻辑较为符合OKR中的“O”(Objectives)部分。

字节内部出身,也因此让飞书对于一家本就以OKR作为企业管理流程的企业而言,确实能够极为有效地促进日常管理效率的提升。

例如罗振宇的“得到”,就是利用飞书作为内部沟通交流的工具。相较钉钉适用面更广,飞书则更适合文化公司、高新技术企业等需要重复进行文档交流的企业。

总之,钉钉与飞书两者,更类似于一条道路上的两条岔口,根据企业的不同需求决定其走向。只不过,现阶段的飞书尚还未迭代至完成品,想要在商业化的路上加速,这就需要飞书去推开那扇奔向企业内部的大门。

奔向企业内部,但如何商业化?

于是,从去年开始,飞书开始悄然发生改变。

钉钉的崛起,主要源于其早期抓住了企业对考勤管理的痛点,并成功以此嵌入到企业管理市场之中,迅速聚拢起一批簇拥。诸如签到打卡、Ding一下等强管理的设计在钉钉中随处可见。

相较之下,飞书则更专注于团队协作,工具性更强,其内置的协同文件功能显然更为适用于软件开发等更偏向知识类工作间的互动沟通。

当然,飞书的协作属性,让其在管理能力上相对钉钉而言薄弱一些。

为此,飞书也开始做出努力。从去年开始,飞书不断在强化自身的管理能力。从招聘、绩效、合同再到人事,飞书通过加速迭代来不断补足管理功能的缺失。

在“2021年秋季飞书未来无限大会”上,飞书喊出了“先进团队,先用飞书”的口号。而在这个口号喊出的同时,国内互联网行业正在经历着一场巨变。

即使是强如腾讯,也在2021年遭遇了营收下滑的挫折。马化腾更是在此前的腾讯内部会议上提及“腾讯要如何过冬”:一是调整姿态,因外界环境变化进行降本增效,把子弹用在关键的战役上。二是要强化内部协作,而不是单打独斗。

互联网大厂尚且如此,对于底部的中小型企业而言,怎样提升内部协作效率,降低不必要的支出,成为了件头疼事。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效率颇低的传统办公模式亟须改变,协同办公软件则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节点。

这似乎恰好为飞书奔向商业化提供了一份契机,而实际上,也确实有更多的企业迁移到飞书。

2019年,小米公司开始小范围使用飞书办公,到了2020年更是正式基于飞书打造了全新的企业统一办公平台;2021年,小鹏汽车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迁移至了飞书;蔚来也在2021年完成了从企业微信向飞书的切换,只有在营销环节仍会使用企业微信。

这也反映了飞书所一直提倡的OKR、协同、信息流动等,确实能够有效地为这些企业提供助力。

如今,正在有越来越多的新生企业涌向飞书,他们异于传统企业的管理思维,展现了飞书所选择的组织管理、组织升级的逻辑方向符合新一代企业管理者们的需求。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以产品体验出发,聚拢互联网创业公司的飞书,在这个协同办公行业趋于白热化竞争趋势的当下,闯出了一条不一样的路线。这条路线,也可能成为飞书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先进”。

这片巨头盘踞的协同办公赛道里,虽无硝烟,但飞书能“飞”多高,这个答案或许也只能交由它自己回答。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公众号:songguocaijing1)旨在提供活泼、深度的财经商业价值解析,做一个有态度的行业观察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文章来源:女性创业网站【http://www.qgtyn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