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女性创业网站

从微博到公众号再到私域的创业弯路

女性创业网站 2022-04-25 13:32

  项目招商找女性创业网站 快速获取精准代理名单

大康,34岁,互联网爱好者,打我爱好互联网的那一年起,就先得了职业病,头发就疯狂的抛弃我,这10年每一天都在舍、得之间徘徊着,不过,现在不用了,因为我不再拥有它了。爱咋咋地吧,我这个就是当触网之后的回忆录吧

大学时代,初识互联网

宿舍一共6个人,我算是一个不入群的了,除了一起分队打CS之外,他们玩网游我不喜欢,他们玩劲舞团我不喜欢,如何破解他们电脑的开机密码,我却很感兴趣的。为了满足我的好奇欲望,我去搜去查,报名了当年的黑客学习课程,想改自己的学习成绩,盯一下老师的电脑,自己改掉就可以了;网吧里看哪位姐姐长的漂亮,加她QQ自己同意,然后贱贱的问她,是不是在网吧啊?去充了很多的QQ会员,各种钻,曾以为自以为傲,实际误入歧途。

大一,我发现了淘宝卖东西的机会,我预料,这简直是改变购物的方式,我去体验,无奈自己根本没有货源,也就只能体验,我办理了当地首张电子银行密码生成卡,当时银行工作人员还咨询上级怎么办理,第一次用的时候,一张卡片用手去扣掉表面的覆膜,像刮奖一样,查找对应的数字。宿舍里那群人,到处宣传说我被骗了。

当年流行漂亮的个人网站,我就试着自己去建站,用免费的主机,用免费的三级域名,因为自己的专业是机械制造,与计算机不搭调,所以全部都是自己自学,不达到自己满意也不会放弃的那种,现在想想年轻时的自己,也蛮可爱的。临毕业的时候,计算机专业的同学,其中一项毕业设计任务就是建站,我帮了几个同学,换了几顿酒吃。

或许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

PC时期的重武器SEO

我拜读了本届同学的自我介绍,很多都一样有过SEO的经历,那是回不去的站长时代吧,由于上学期间的积累的经验,又更进一步的接触到域名、解析、服务器、百度竞价,也更清晰的认识了搜索引擎对网站流量的重要性,也是这个时候吧,学到了不少工作上认真的态度,我第一个网站是帮老家的亲戚做一个化工材料的企业首页,关键词:玻璃纤维,各搜索引擎排名第一,没想到获取的精准流量再结合线下对接,竟然帮亲戚的公司业绩翻倍。互联网太神奇了,打问一下舍友们,我的宿舍仍然还是体验在网游打打杀杀的世界中,我告诉他们,你为之奋斗的屠龙刀只不过是程序员眼中的一段代码。他们不听,每个人都有自己快乐的方式吧。于是,我在朋友眼中仍然还是不学无术,除了CS啥也不会的家伙。

2009年,我学车考驾照,无意间的搜索,我发现本地学车市场居然是空白,脑中立马显现一个想法,我要通过SEO进行变现,迅速的搭建了本地的学车学员交流平台,通过跟驾校、教练以及4S店的合作,终于体验了网赚是怎么回事,体验了教练为了获得更好的曝光,请我吃饭,对于刚刚毕业的我心里暗想,原来社会是这个样子的。

同年,我遇到了淘宝客,比起现在市场上还不乏操作淘宝客项目的朋友,我接触的算早的了。有了前边搜索排名的经验,再一次变现,又复制了“男士钱包”“三七粉”“胸贴”灰指甲“”等类型网站,通过SEO获得流量进行变现,这时候的排名显然比之前竞争更大了,需要更优质的外链资源,实在不行就要做长尾才行。

第一次经验学习

一群普通的、基础并不好的学员,月薪可能都不到3000的群体。我就是其中一员,同样是10个组,每个组28个人,我在9组,学习主题为微博账号的运营,微博时代初期,我在开始实习,工作中不能摸鱼,中午休息一个小时,我带着饭打开电脑,一边吃一边操作一边交流,组长会做出排名来激励我们,落后的会被踢掉,很残忍同时也很公平。回想我以往单打独斗的那些年,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团队的爆发力,拥有圈子有人教你、有人带你,甚至不懂的问题懒得去搜索,群里立马就有人给你答案,那是一种隔着屏幕都能体验到的热情。

新浪和腾讯微博争霸,就像现在的抖音和快手,淘宝和京东,或许这样比喻也不对,因为腾讯微博夭折了,没有形成鼎立的局面,结果自然就是云泥之别。我们1、3、5、7、9组运营腾讯微博,另外5组则是新浪微博。相比较而言,我们是不幸运的那组,最终微博上的粉丝也没能进行变现,但短短的公益培训,给我接下来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感受到了选择的关键性,人生的转折有很多次,重要的选择并不多,或者那次也是一个命运的关键的转折点。

2012世界没有末日,是我的世界末日

2012,微信公众号来了,丢了微博粉丝的我,深深的明白这是一个翻身的机会,我认为本地公众号相比全国号肯定会体现更高的价值,但我需要从0起号,我的思路就有点low,我用两个微信号,开两台电脑用模拟定位,跟同城的男士摇一摇打招呼,因为我头像、朋友圈都是美女定位,把吸引过来色狼再倒入到公众号。就这样10000个基础粉都有了,因为本地资讯并不多,发布的文章转达率也高,慢慢的通过文章自然涨粉。题外话,通过色狼对我的勾引话术,我认为不错的,我就记录下来。不得不承认,色狼中确实不乏有高手,表现的相当用心,谁叫我朋友圈用的美女照片太靓。那些大哥如果知道对面是男的,估计会吐血了。

每天去更新文章,琢磨这怎么才能够出10万+爆文,你必须要去做,不能闲下来,粉丝就是钱,已经开启遍地是黄金的新媒体时代了,也是一个草根逆袭的时代。但,财不进懒门,我一刻都不敢闲置下来,我们本地成立了新媒体协会,一个新的圈子也就形成了。因为我进场比较早,一直是本地公众号的前TOP3,这个时候,牟老师又出现了,他招募全国本地微信公众号运营交流群,在群里研究出了宝宝投票的玩法。这是快速起粉的弯道,我开始研究微擎搭建系统,第一次去线下拉赞助,一家一家的跑,甚至很多连老板都见不到,最终跟一家摄影机构达成了赞助协议,举办了我们本地第一届宝宝投票活动,成功的将公众号的体量抬高了一个层阶,然后迅速的复制,最美女神、最美老板娘投票、晒幸福投票、最佳商场投票等等。随着账号曝光度越来越大,接广告更容易了一些,同时更多的和线下结合,也更深的体验到社会的人情世故。

投票可以迅速涨粉,这使我不想努力了,做什么都想着捷径。公众号一段时期名称是可以重复的,于是我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我把新榜上边排名靠前的名字都抢注了,因为他们都是几百万上千万粉丝的体量,拥有很高的名称自然搜素流量。我抢注了之后就相当于截流了,别人搜索就会关注到我这边。一天300-500的搜索关注流量,但是别人发现自己流量被抢,他会狠狠的举报我。第二件,我开始抢注行业词,比如“哈奇士”“桑塔纳”等,获取自然搜索的精准流量。但是被截流的也会举报我;

过后,公众号出现了名称使用和主体认证大变革,也就是名字唯一性,已经有的名字就不能再使用了。从此命名开始规范起来,主体认证方面,必须企业主体才能进行认证和拥有自定义菜单等功能,并且企业认证的公众号不容易被封号。被迫办理了自己的第一个企业主体,个体工商户。于是又开始被迫学习工商和税务知识。互联网也是这个时期,互联网门槛就有了变化,主体的重心向企业类型倾斜。

虽然拥有了本地号和全国号,可以有稳定的广告主收入和接广告的能力。但是曾经靠捷径快速吸粉的经历,总是忍不住触碰高压线。违规操作,一天新增关注量高达13万,我心里暗喜,一个粉丝一块计算,就相当于我一天赚了13万,实际上根本不止。大号起来就换小号,晚上直接睡不着觉,直到第五天的时候,我的公众号右上角的一个红点提醒我,完了,一切都完了。损失近百万粉丝!找不到词来形容当时的心情,反正地上的头发更多了。

账号封了也就算了,我的主体被封了,不允许用这个主体再注册新的公众号和小程序,对,TX把我拉黑了。我瞬间感觉是世界末日到了!我跑去群里边问,大家没有见过这样连带主体的封号。我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我每天发疯一样,给微信客服打电话,得到的结果都一样:“抱歉先生,目前没有办法解封”。后来心情稳定下来之后,我重新申请了两个账号,并不是很顺利,算是没起来吧。

到这里,我的世界末日才刚拉开帷幕。这一年,我身体抱恙,病毒感染导致一级呼吸衰竭,救护车紧急送省立医院,在医院的几个月,我的学车网站服务器那边也打电话让修改备案的事情,我动不了,就给我下线了;公众号也断更了;静静的趟在床上扒拉着手机,芸芸众生,千姿百态,花花世界,活着就好。朋友们发链接让我砍价,让我助力,甩给我链接,打开是广告也好,是活动也罢,不知从何时起,练就了火眼睛睛,清楚的判断出他的引流方式,它的最终目的,它的盈利方式,发现我竟然喜欢上看广告。我感悟,凡事一定要有风险意识,不能有赌的心态。诱惑关注或者其他形式也好,怎么去正确的认识它,我们把他做为引水,开拓更大的市场。而不是杀鸡取卵,不惜代价的把他当成饭碗。虽然这场疾病跟从事的互联网没有关系,但我们每天坐的时间长,不容忽视健康的意义,这也深深的让我认识到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我现在坚持每天跳绳,跳绳让我的高血压、高血脂、高尿酸都恢复到正常值,了解到高血压是需要常年服药的,那么我就假设自己已经高血压了,跳绳就是药,我每天都要跳,就是在服药。我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初识社交电商的魅力

公众号折腾了几年,帮我赚到了钱,也积攒了经验,其他的全部跟着我的头发消失了。公众号兴起,网站业务就看到了明显的下滑,我把学车网站卖给了当地一家驾校中心。但后来肯定缺乏互联网意识,急于割韭菜慢慢没落了,也许是时代的选择吧。朋友告诉我QQ群发淘宝优惠券可以赚到钱,咱接触淘宝客早啊,很轻松知道咋回事,说干就干,拉群卖货,再拉群,再卖货。又忙起来了。好日子不长QQ群很快泛滥了,开始向微信群转移,随着战场的转移,学着怎么去裂变,见识了裂变的恐怖,群多了,货卖的多,每天身上带三块手机,我成为了身边人眼中的“傻逼”。群里边需要托,我就变身为演员,在群里一问一答,好快乐。可还是用不了多久,群里边也就光群主说话了,退群的慢慢就多了。基于这一点,本次培训的私域流量,正是我想探索的,大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群维护,保持群的活跃性,我很好奇。

渐渐的淘宝客不那么容易做了,但是私域微信群一直可以做下去,我把流量嫁接到品牌特卖平台,再进行转化变现,也许也就是私域流量吧,自己的微信群想说啥说啥,没有人能踢我,当个小山头大王也不错。我意识到私域真的值得学习并深耕。

这年,我家二宝出生,我在怀孕生育的一些女性APP上交流孩子每个阶段的发育情况,也许是职业问题,我偷摸的把我们同年同月出生的宝妈都加在了一个微信群,这一次无心插柳的操作让我有了新思路,因为宝妈都是同频的,跟社交电商不同竟然要求主动进群。话题永远同频,群里边要骂婆婆都骂婆婆,聊两性就都聊两性,相当热闹。跟以往我建的群不同,不需要群主过多的去维护。卖货的话更精准,因为孩子都是同龄,我孩子用了,肯定你也需要。甚至大家约好了,20年后,可以在群里相亲。一个不经意的尝试,没想到把精准的人聚到一块居然有那么多可能性。

又是一个转折

过去的这十年,是零零碎碎的十年,也没什么成就。以往的一切,就全当下个十年的准备工作吧。实战的过程就是体会的过程,实战中结识的朋友才是真圈子。无论之前做过什么,现在一定,也是很关键的就是空杯心态。

少则得,多则惑。我觉得我理解更深。

甚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要向最初触网时一样,问问自己该如何定位?

再启程,再出发,不要停下来。

其实,穷的根本原因,就是只想了,不去认真去做。

真的想赚钱吗?

真的,想吗?

问自己十遍!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文章来源:女性创业网站【http://www.qgtynld.com】